歡迎訪問社科院經濟所所史網站
您目前的位置:本網首頁>所之記事>所史
內容字號調整:      文字顏色:      打印內容      瀏覽次數:18171

  2019年,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以下簡稱“經濟所”)迎來90周年華誕。
  作為中國近代以來最早成立的國家級經濟研究機構,經濟所系由20世紀20年代成立的兩家研究機構經過改組、合并、更名,幾經變遷發展而來。先后經歷了中央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和中國社會科學院三個不同的發展時期。
  經濟所的前身為1926年成立的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社會調查部,該部于1929年改組為社會調查所。1934年社會調查所與1928年成立的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合并,組成新的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1945年更名為中央研究院社會研究所,1950年改稱中國科學院社會研究所,1953年更名為中國科學院經濟研究所,1977年中國社會科學院成立后,更名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并沿用至今。
  九十年來,經濟所始終與時代同行。她飽經抗戰烽火洗禮、躬逢中華民族崛起、立改革開放潮頭、發思想理論先聲,在中國經濟轉型發展和中國經濟學理論創新的歷史進程中持續發揮著重要作用,代表了中國經濟學研究和發展的主流。


篳路藍縷 櫛風沐雨(1929-1949)


  20世紀20年代,中國社會尚處在風雨飄搖之中。關于中國前途和命運的大辯論,也在經受著各種思潮的撞擊。許多有識之士認識到,要解決中國的問題,首先要對中國社會進行一番全面的調查,找到問題的根源。只有“知道吾國社會”,才能“講求改良的方法”(陶孟和語)。在陶孟和等人的推動下,成立社會研究與調查機構的時機日漸成熟。
  1926年,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分配和管理使用美國退還庚子賠款的機構)接到美國紐約社會宗教研究院通知,對方愿意捐贈??钊?,供社會調查之用。該基金會隨即決定接受捐贈,并在該會之下設立社會調查部,聘請陶孟和負責管理調查研究事務。這正好和陶孟和“要把中國社會的各方面全調查一番”的“宏愿”相契合。此后,陶孟和借助社會調查部的成立,大力推動社會調查事業。
  社會調查部于1926年7月1日在北京正式成立,陶孟和隨即把醞釀多年的構想付諸實施。他提出了社會調查部的宗旨,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一,關于社會問題的學術性研究與調查;二,介紹國外調查社會問題及研究社會問題之新技術;三,倡導社會研究,延攬及培養專攻社會科學的人才,致力于專門的實際的研究。


1557400353273207.jpg


(1926年成立的中基會社會調查部擬定的事業計劃。圖片來源:經濟所圖書館藏書)


  社會調查部主要開展了多項調查和研究,包括對“社會調查方法”的系統研究,對勞工生活的調查研究,鄉村家庭的調查研究,出版了樊弘的《社會調查方法》、陶孟和的《北平生活費之分析》和李景漢的《北平郊外之鄉村家庭》三部研究報告,并公開出版。此外,社會調查部還于1928年出版了《第一次中國勞動年鑒》。這些研究,聚焦于工人、農民、教師等社會基本群眾的生計問題,將其視為中國社會經濟問題的根本,并注重運用科學的調查方法累計材料,既開創了系統研究中國城市工人和鄉村農民生活費用的先河,又開全國社會調查與社會學研究風氣之先,對后世影響深遠。
  1929年6月,美國社會宗教研究院的三年捐款期滿。此時,陶孟和等人開創的中國社會調查事業正值蒸蒸日上,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繼續推進這些工作勢在必行。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是一個行政機構,在其下附設一個學術性質的“社會調查部”乃是權宜之計,不利于社會科學研究事業的長遠發展。于是,在陶孟和等人的推動下,1929年7月1日,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將社會調查部改組為獨立機構,并更名為“社會調查所”,由陶孟和擔任所長。


1557400518308806.jpg


(1929年6月29日,中基會董事會第五次董事年會議定成立社會調查所。圖為參加年會的董事。前排左起:蔣夢麟、施肇基、蔡元培、顧臨、翁文灝;后排左起:任鴻雋、司徒雷登、貝諾德、貝克、趙元任。圖片來源:《中基會對科學的贊助》)


  社會調查所的成立,使之由一個“臨時試辦之機關一變而為獨立永久之團體”,研究人員規模和研究項目隨之明顯增加。這期間,湯象龍、梁方仲、千家駒、巫寶三、張培剛等一批受過規范社會科學訓練的青年學者先后加盟社會調查所,研究范圍也從原有的社會調查逐漸擴展到經濟史、工業經濟、農業經濟、勞動問題、對外貿易、財政、金融、人口、統計等經濟社會發展主要領域。到20世紀30年代初,已經形成社會與經濟的理論問題研究、現實問題研究、經濟史研究三足鼎立的學術格局,以及實地調查和文獻研究并重的學術風格。這無疑為其步入國家級經濟研究機構發展軌道打下了初步基礎。也正因為如此,經濟所的歷史從社會調查所正式成立開始算起,而陶孟和則被認為是經濟所的創始人。


1557046056741954.jpg

(陶孟和先生像。圖片來源:“中央研究院”提供授權)



  從1929年到1934年,社會調查所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豐碩成果。在社會調查方面,在農村、勞動、工業等領域開展了十余項專題調查;在統計方面,楊西孟編制了我國最早的生活費用指數“北平生活費用指數”;在近代經濟史方面,湯象龍等人利用故宮文獻檔案資料研究了中國過去200年來的經濟發展狀況;在經濟發展方面,編輯出版了《中國經濟發展問題叢書》。此外,社會調查所還于1930年3月開始出版《社會科學雜志》,并于1932年11月開始出版《中國近代經濟史研究集刊》,該刊是國內第一份以經濟史為名的學術刊物,創刊時間比美國經濟史學會1941年創刊的《經濟史雜志》早了8年,1937年更名為《中國社會經濟史集刊》)。這兩份刊物主要刊載所內的相關研究論文。值得一提的是,社會調查所的樊弘已經開始系統鉆研馬克思的學說,而吳半農和千家駒則合作翻譯并出版了《資本論》第一卷第一分冊,這些研究工作都得到了陶孟和所長的支持,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起到了促進作用。
  1931年5月,社會調查所遷入北平文津街3號與中基會靜生生物調查所合用的辦公大樓。此時的社會調查所,正是羽翼漸豐、宏圖大展之際。


  

1557400588974165.jpg

(1931年春季落成,位于北平文津街3號的社會調查所與靜生生物調查所辦公大樓。圖片來源:《中基會對科學的贊助》)


  在社會調查所成立之前,我國另一個社會科學研究重鎮——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也宣告成立。中央研究院于1927年開始籌備,1928年正式成立,其定位是“中華民國最高學術機關”,是一個集自然科學和人文社會科學于一體的國家科學研究機構。1928年3月,中央研究院在上海成立社會科學研究所,分為民族、社會、經濟、法制四組,首任所長為經濟學家楊端六。此后,中央研究院院長蔡元培、總干事楊銓、歷史語言研究所所長傅斯年先后兼任社會科學研究所所長。1929年3月,應蔡元培邀請,陳翰笙加入社會科學研究所,擔任社會組主任主持了一系列社會經濟調查,并把薛暮橋、錢俊瑞、孫冶方等一批優秀經濟學家領入了經濟學研究的殿堂。


1557711246885807.jpg

(1931年6月,中研院在南京欽天山南麓開始興建社會科學研究所辦公樓,10月落成。圖為現存于南京古生物博物館的由蔡元培親筆題寫的立礎紀念牌。圖片來源:王硯峰攝)


  20世紀30年代初,社會調查所和社會科學所兩家機構開展合作,共同推動我國經濟社會研究事業的發展。從1929年到1930年,在陳翰笙的主持下,社會科學所秉持“欲解決中國今日生產問題,非根本解決農村經濟問題不可”的理念,組織開展了無錫、保定等地的農村調查,史稱第一次無(錫)保(定)調查。其中,社會調查所的研究人員參與了在保定的調查。在此次調查中,陳翰笙、錢俊瑞、薛暮橋等學者運用現代社會科學的規范方法,獲得了可靠的一手調查數據,在此基礎上系統論證了中國社會的“半殖民地半封建”性質,為新民主主義革命理論的形成提供了有力支撐。遺憾的是,在特殊的歷史背景下,本次調查形成的研究報告最終未能發表,后來連原稿也不知去向。在調查結束后的1935年,張培剛又在保定進行了一個多月的補充調查,寫成了《清苑的農家經濟》一書。此外,兩家機構還共同開展了對浙江農村經濟調查資料的整理,以及對工資理論的研究。這些調查研究中獲取的資料,都根據具體情形和研究需要,或歸中研院整理,或歸調查所整理,體現了為推動我國社會科學研究事業通力合作的職業精神。


1557401005770701.jpg

(1930年7月26日填寫的一份河北省清苑縣村戶經濟調查表原件封面。圖片來源:經濟所中國現代經濟史研究室藏)


  1933年,陳翰笙等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受到國民黨當局迫害,被迫離開中央研究院,導致社會科學研究所的研究工作無法正常開展。與此同時,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面臨較大的財政壓力,開始壓縮給社會調查所的撥款,并力圖促使社會調查所與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合并。
  1934年7月1日,按照中央研究院與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商議,社會調查所與社會科學研究所合并,仍名為社會科學研究所,隸屬中央研究院,由陶孟和擔任所長。合并后的研究工作,集中于社會及經濟兩方面,尤其注重經濟。合并之初,所址分居南京、北平,不久因兩地相隔遙遠,各方均感不便,乃將南京部分移往北平,1935年11月又全部遷至南京。
  兩個機構合并之后,陶孟和所長尊重研究人員的意愿,決定把研究重點放在中國的現實經濟問題上,同時仍然繼續延續經濟史和社會調查等領域的工作,把全所人員分為近代經濟史、農業經濟、工業經濟、國際貿易、銀行金融、財政、人口和統計八個團隊開展研究。
  1937年“七七事變”后,社會科學研究所輾轉于長沙、桂林、昆明,1940年下半年遷至四川南溪縣李莊鄉間之門官田、石崖灣等處。1945年1月改稱社會研究所??箲饎倮?,1946年秋間社會研究所由四川返回南京,所址為雞鳴寺1號。在此期間,社會研究所既要力保人員之安全,又要保全重要圖書、儀器等財產,更要延續研究工作不致停頓,其過程之艱辛,可想而知。

1557452028844482.jpg

(1943年6月,四川李莊門官田社會科學所辦公地內景。圖片來源:李約瑟攝,李約瑟研究所提供授權)


1943年6月,門官田社科所辦公地外景,中為陶孟和,近鏡頭者為巫寶三。來源:李約瑟研究所提供授權.jpg

(1943年6月,門官田社科所辦公地外景,中為陶孟和,近鏡頭者為巫寶三。圖片來源:李約瑟攝,李約瑟研究所提供授權)


  即使艱困如斯,社會科學研究所各位學人仍不輟學術。巫寶三的“國民所得研究”、梁方仲的“明代田賦史研究”系列、羅爾綱的“太平天國史研究”系列、徐義生的行政學研究等,均始于顛沛流離之中??箲鸢四?,除了原有的研究項目,時當“國難日亟,一切力量為戰時軍事服務”,社會科學所研究方向更注重實際問題。從1938年開始,重點研究戰時經濟,搜集淪陷區經濟情報提供給有關機構,集中調查研究工廠的遷移情況,編纂抗戰以來經濟大事記,出版對淪陷區的經濟調查報告及淪陷區經濟概覽,專題研究戰時物價變動情況,使用國際通用的科學方法計算抗戰損失。這些研究,為準確判斷中國經濟形勢,捍衛國家利益發揮了基礎性作用。1946年,陶孟和擔任了國民黨行政院抗戰損失賠償調查委員會委員,是委員中唯一一位學者。
  這一時期的社會科學研究所,既主張深入了解中國國情,致力于解決中國問題,又積極與國際接軌,同國際機構開展合作,輸送研究人員出國學習。在學術風格上,一方面強調現實問題重要性的同時,另一方面,也注重基礎理論和經濟史的研究。在這種兼收并蓄、兼容并包的良好氛圍之中,一批批優秀的經濟學家、社會學家和史學家迅速成長,一份份重量級的研究成果不斷問世。
  湯象龍、梁方仲、千家駒、巫寶三、張培剛、羅爾綱、嚴中平、李文治、汪敬虞、劉國光等中國經濟學界和史學界的領軍人物均在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從事過研究工作。


1557401113806603.jpg

(1947年落成的社會科學研究所與中研院總辦事處辦公大樓。圖片來源:《楊廷寶建筑設計作品集》)


  據不完全統計,從1926年到1948年,陶孟和領導下的社會調查部、社會調查所、社會科學研究所和社會研究所,各專業的研究人員發表的研究成果包括專著上百部,論文數百篇。其中,有不少已成為本學科的經典著作。
  陶孟和的《北平生活費之分析》,精準揭示了舊中國基層社會的突出問題是溫飽和貧困問題。嚴中平的《中國棉業之發展》,熟練運用實證主義方法考察了近代中國棉業發展的曲折歷程,得出了資本主義在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近代中國不可能順利發展的寶貴論斷,是中國實證主義史學的奠基之作。巫寶三主編的《中國國民所得》,開創估算中國國民收入的先河,也是中國現代宏觀經濟分析的奠基之作。同時,巫寶三等學者在《經濟學季刊》、《政治經濟學雜志》、《經濟學雜志》、《經濟研究評論》等世界頂級經濟學刊物上發表的有關中國國民所得、儲蓄與投資關系和戰時經濟等方面的論文,也引起了國際學術界的廣泛關注。此外,羅玉東的《中國厘金史》、梁方仲“明代田賦史研究”系列論著、韓啟桐的《中國對日戰時損失之估計:1937-1943》、羅爾綱的《湘軍新志》等,在學術界都屬有重大貢獻的開創性作品。

圖片記憶
亚洲AV影片狼色在线影院_亚洲AV伊人久久综合_亚洲AV伊甸园天堂在线观看_亚洲AV一宅男色影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